<sup id="eaqmo"><center id="eaqmo"></center></sup><acronym id="eaqmo"><center id="eaqmo"></center></acronym>
<rt id="eaqmo"><small id="eaqmo"></small></rt>
<acronym id="eaqmo"></acronym>
<acronym id="eaqmo"><center id="eaqmo"></center></acronym>
歡迎訪問大慶市第四醫院!
您當前的位置是:網站首頁 > 新聞中心 > 媒體掠影

大慶市第四醫院神經內二科副主任吳波的工作日記

收下的紅包

為了讓患者安心治療,把塞到手里的錢交到住院押金里,出院時再告之。

 

 

吳波,44歲,第四醫院神經內二科主任醫師、副主任,2001至2004年完成在華西醫大3年的研究生學習,畢業后完成兩次科研,分別獲省科技進步三等及市科技進步二等獎。

2016年2月1日,“今天你不是夜班嗎?用去這么早嗎?”早上出門老公對我說。我知道他有情緒,說好要一起過小年。這兩天感冒了,我也不想去,可科里患者多忙不過來,我只能戴著口罩出門診。

一上午接了30多名患者,沒有時間喝水,嗓子疼啞有點嚴重,做為醫生一直囑咐患者多喝水,卻連自己都做不到。臨下班時,一名患者家屬進來就要開藥。咨詢病情后知道,其父親正在靜點,不需再服同類的藥。和他解釋,他情緒急躁聽不進去,憤憤離去。

有時,出于病情給患者開藥,患者不滿意。出于病情考慮,不給開藥,患者也不滿意。很多時候,醫患間有太多誤解。

幾天前,我收治一名80多歲腦梗死患者,家屬塞給我1000元錢,我沒要,他就又塞到辦公室門里。這些年,一些思維定式已經形成。很多人都認為,不給紅包醫生就不會用心看病。這次我收下了,我把錢交到患者住院押金里,押金票在出院時再給他們吧。這樣全家人會認為我收下了紅包,心里也才能踏實些吧。

其實,沒有哪個醫生會不對自己的患者負責任,這是基本的職業操守,在治病救人面前,能做的醫生都會去做。

短暫性腦缺血發作是神經科急癥,5年前尚沒有好的治療辦法。我們采用雙抗治療法提高了好轉率及治愈率,將很多患者從腦梗死的不良預后中挽救了出來。目前,雙抗治療短暫性腦缺血發作已被醫學界廣泛認可,并寫入指南。

兩年前,一名急診患者做心電時突發意識不清,室顫,我進行6次心臟除顫,持續做心臟按壓,到最后患者心跳恢復,清醒了過來,自己的手臂因為長時間按壓紅腫疼痛。

半個月前,一名大面積腦梗死患者住院期間病情突變,出現消化道出血癥狀,我組織搶救到凌晨3點多。下夜班時累得不想多走一步路,倒在宿舍床上睡兩三個小時才能開車回家。

一周前,下午4點半剛接夜班就來了一名急診患者處于昏迷狀態,一直搶救到晚上10點多生命體征才平穩?评锼械娜藳]能吃上晚飯,也沒人想起來沒有吃過晚飯。

7年前,急診科送來一名突發腦梗死患者,他是從齊齊哈爾來大慶打工的,親屬不在身邊,工友把他送到醫院。送來時正好在溶栓時間內,我趕緊準備尿激酶溶栓,可是取藥時才發現患者只交了200元住院押金,如果等錢送來再溶栓很可能失去最佳搶救機會,我掏遍全兜替他交了住院押金,取出了藥及時為他進行了處置。因為治療及時,患者右側肢體無力癥狀逐漸好轉,出院時已完全恢復正常。自那次后,他經;貋砜次。后來他回了老家,有一次還特意從齊齊哈爾趕來看我,每年春節也都會打來電話問候。

一個電話總以讓醫生感動,醫生需要這種感動,更需要患者的信任。

 
《亚洲中文字幕一区2区3区》-高清在线观看-完整视频大全